gekpg
光明使者
光明使者
  • UID416
  • 粉丝0
  • 关注0
  • 发帖数45603
阅读:1回复:0

立秋

楼主#
更多 发布于:2019-02-11 22:33

 

  立秋的那天夜里,淅淅沥沥地下起雨来,把几天来空气里的褥热,一下子荡涤了个干净。俗话说,一场秋雨一场凉,刚一立秋,我就能感觉到秋夜的凉爽,而这一场秋雨,使我对凉爽季节的快速到来充满了希望。

  我打开院子里的灯,拿起一把扇子,走出亦然闷热的屋子,站在厦下,看着深不见底的夜空,倾听雨滴打落在树叶和地面上的声音。雨滴很大,但不稠密,我甚至能跟着数出它的数目,雨打在葡萄叶上,发出叭叭叭叭的响声,在寂静的夜里听起来格外清晰。今年,我家的三棵葡萄树特别卖力,一串串葡萄又大又好,几乎要把架子压倒了。妻子不断地把由浅绿变成墨紫的葡萄一个一个从枝上剪彩下来,放在盘子里让两个孩子吃。对于我家的孩子,葡萄早不是什么稀罕物了。所以一连积了三盘子,整整齐齐地摆在桌上。妻子便有些心疼地说:“为啥不赶紧吃,不吃就坏了。”我清楚,妻子只所以这样不停地摘葡萄,是怕越来越重的葡萄把枝给压断了,那样的话,整枝的葡萄都要死掉。妻子对于这三棵葡萄树,可是化了大力气的。春天剪枝,夏天施肥、喷药、捉虫,一有空闲时间,就站在葡萄架下,为葡枝打头、去杈。记得有一次,她站在葡萄架下,很意外地说:“快来闻闻,葡萄花原来是很香的啊!”我便说我早就知道了,一进院子,我就能闻到空气中迷漫了的葡萄花的香气。现在的葡萄大多已经成熟了,那些长得高的,我踩在橙子上也够不到的葡萄,我也无心再去费力地摘下来,只好看着它一天天由绿变紫,由紫变黑,接着慢慢地烂掉,或被麻雀吃掉。妻子会抱怨说,“数那长得好,你怎么不想法够下来,烂掉真是太可惜了。我怎么就发现你越来越变得懒了。”今夜,该让白癜风患者感受中科魅力称之为一场“秋雨”的降落,恐怕又要有几十个葡萄在一夜间熟透,又有几十个葡萄脱蒂面落了。

  妻子拿了把扇子,也从屋里走了出来,说:“外边真凉快,一立秋,天气真是凉了,看来,今年,一台空调又省了。”我附和说,是啊是啊,其实一年当中最热的也就是几天,买了空调,用不了几天的,况且,你也会舍不得钱,电费又高。

  买空调一直是妻子的心愿。我家住的是平房,一过夏天,毒辣的阳光会把房顶晒得很热,屋子里就像蒸笼一样,既使到了后半夜,屋顶的热也不能尽数散去。我们一家睡在屋里,常常是电扇整夜转个不停,汗水整夜流个不止。两个孩子每过夏天,都要出一身的痱子。一向节俭的妻子终于下了决心:“下一年,一定要买个空调,贵就贵吧,决不跟着你受这洋罪了。”而到了今年夏天,又是舍不得钱,像寒号鸟寄温暖于明天一样寄凉爽于明天,一天一天熬过,终于盼到了立秋。

  一阵风吹来,我打个寒颤。它让我猛然想起了冬天其实离我并不遥远了,离今年的结束也不太遥远了。

  时间过得真快呀!栽时像筷子一白癜风有什么办法治疗样的柿子树,现在用一只手已不能握住了。栽的头一年,小女儿还能把它用手拉弯在地,在树枝上绑上一朵喜爱的塑料花或花布。北京治疗白癜风病的医院现在她只能站在树下看树上浓黑的叶子了。该上四年级的儿子,也开始问我一些无法回避的问题了。儿子的学习成绩一直不好,贪玩,没有上进心,但我想他成绩差的主要原因还是我没有为尽心去辅导。有什么办法呢,我要早出晚归的上班,在为数很少的辅导机会里,我也是忍不住去一次又一次举起巴掌白癜风医院。唉!看来,今年,只有让他留级了。妻子自我安慰说,“啥孩子就是啥孩子,他将来考不上大学是他的命,跟家长没关系。延阁谁管过他,谁又手把手教过他,不一直学习很好吗。当这样的家长就是省心。”延阁是大哥的孩子,从小学到高中,在班里一直名列前茅。要在以前,我会引经据典地跟她争论一番,并说服她,而现在,我只是叹了一口气,一语不发了。是赞同吗,不是,我只是隐隐地感觉到自己在儿子教育方面的失职,感到自己如何变成了一个这样喜欢随遇而安、得过且过的人了。

  其实,我早已感受到了自己的变化和由于这些变化所带给我的心理冲击。在单位,一位同事喊了半天老闫,最后拍了一下我的肩膀,我才知道他是在叫我,我吃惊的程度不亚于同事对我熟闻无应的责怪。我在镜中一遍又一遍的打量自己。什么时候起,我竞变成老闫了呢?,镜中的自己总是那么普通,普通的让我生厌,一点也找不到所谓“人物”英俊的痕迹。我刚过而立之年,正该风华正茂,但在事业上却毫无建树。多年以来,我一直在为实现“马斯洛需要层次理论”的最底层标准在生活线上苦苦挣扎。我额头上已隐隐有了皱纹,脸上的肌肉少了少年的光洁,多了中年人的松驰,被电动剃须刀刮过的下颏和脸颊泛起青黑色,印堂发暗,两眼无光。我拼命从中寻找自己少年的影子,儿时灿烂的理想便浮现出来,一种莫名的悲哀便浮现出来。我已经被人们唤作老闫了,也就是说,我与衰老、疾病、死亡,与生离死别的距离已经不远了。生活的重担对我不仅是内心不得推诿的桎梏,也是现实负重攀跃不进则倾须时时紧拉的纤绳。

  立秋了,年至立秋,丰收在望,人至立秋,我能拿什么,献给我至亲的家人呢?

  妻子用扇子用力地拍打落在身上的蚊子,又向我扇了几下,“回屋吧,外边蚊子太多,立秋后的蚊子嘴毒。”我应了一声,看了看微微泛亮的地面,踱进闷热的屋子里去了。

  外面,噼哩啪啦地响了起来,雨下得紧了。

    
 
联系方式:(Email)yanyeqi@126.com|
游客

返回顶部